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老师小说  »  讲一个老师被下药的故事
讲一个老师被下药的故事

讲一个老师被下药的故事

戚军说他开始染指秦老师是初三上学期快结束了。

他说给李二少不知 说过多少次想打秦老师主意,二少就派手下一直盯着秦老师,偷拍了很多照片 给他,上下班的,晨跑的,逛街的,还有阳台上晾衣服的偷拍,居然还有老师课 堂上的照片,也不知道强迫哪个学生拍的。戚军并不满足这些照片,甚至大骂那 些喽喽没有起码的拍摄水准。 二少告他应该先把老师的背景搞一下,碰见上次外地那个还好说,这要是家 里老头有点能耐是要坏事的呀。戚军说那老师是个外地人,住男友家的另一套房 子里,不跟男友住。还说她男朋友家老头是农业局,老婆自己开个店,家里小有 资本但没啥有权的亲戚。二少跟他说这些的时候都是两眼放着光,他二少玩女人 要么掏钱,要么扒光了强上再给钱,什么时候这么谨慎过,妈的,对付这么个女 的,提刀想怎么来就怎么来。戚军说当时也是情欲初开,对粗暴方式不怎么赞同, 想起书上看到的迷奸,就问二少能不能搞到迷药什么的。 二少正经学问一样不会,歪门邪道件件精通,不知道从哪个酒馆里搞到了迷 药,说这玩意搞女人屡试不爽。戚军还自豪地说当时随便逮一个去老师家问题的初二小孩就能把老师家钥匙偷出来,找人配好再说落下东西回去把钥匙还回去, 秦老师根本没有注意过。但当晚半夜的时候他们发现这老师晚上反锁门,钥匙也 打不开。

  后来还是到了周六中午给老师打了电话说好久不见老师想看望,老师说没什 么看不看望的,直接来就行,还借口怕打搅老师的私人生活得知她男友不在,提 着蛮高档的点心盒,保险起见还随身带了一包迷药,到老师家落座就拆点心,没 想老师立马阻止他拆说他是学生不要乱花钱,让他原封拿回去。戚军说他还想像 电视里女主人给客人拿吃的什么的空档下药,没想到老师知道他要来提前把水果 啥的都洗好了,他欲哭无泪。 一直在跟老师说些初三的事寻找机会,时不时动手要拆点心,但都被老师阻 止了。磨了一个多小时,还得亏是她男朋友来了个电话,他才把药下到杯子里。 之后把自己杯子里茶喝掉一些,坚决夺过老师手里的水壶主动给老师杯子里 添了水再给自己添上。他说老师说了半天了,也快喝点水爱护嗓子。老师笑笑说 好,但就是没喝水。到了快5点,老师开口问他想吃什么,一会在家吃饭,戚军 感叹时间过得好快,也知道该走了,还不得不带着点心离开。 晚上都没让保姆做他的饭,准确说保姆自己吃就行。他爸不知道每晚哪里快 活呢,不过每星期还回来两三天,他妈是基本不着面了。戚军跟我们讲他晚上去 老师家看情况,不行就想办法把水倒了。不过老师没应他的门,他确认没动静自 己开的。 他说当时胆子小就怕进门后老师其实在家,老师家灯亮着的时候他就很忐忑 地往里走,最后居然是在餐厅看到老师,猜测可能是洗完餐具觉得困就近趴在餐 桌上睡着了。

  我们宿舍人听到这整宿舍就爆炸了,纷纷让他继续,反正牛皮到关 键时刻了。 戚军没觉得我们是起哄,只是骂自己第一次就是个怂包,确实老师不是他之 前见过的骚气的按摩女和矮平的学生妹,他搬了椅子坐老师边上,也趴在桌子上 盯着老师看,还脱了老师手上有碍观瞻的橡胶手套,让露出青葱手指。老师只穿 了粉色的贴身秋衣,下身则穿了宽松睡衣,他没想到老师在家一个人的时候这么 不讲究。他跪下把头探到桌子下闻闻嗅嗅,手到处揉捏。 过了一会实在觉得姿势不舒服,他就起身把老师抱起摆在闺房的床上。戚军 头一次文艺地把老师比作了一盘美食,他自己却激动地不知从哪下口,只是剥香 蕉一般一瓣一瓣地拨开老师的衣服,用鼻子这蹭蹭那嗅嗅。我们笑骂他还不以为 然。说让我们添自己胳膊一口,咸得都要发臭,人家老师可不一样,身上淡淡的 香气,尝起来还有点甜味。 我们躺着静听,有俩还坐起来等着实质性进展的消息。他却说之后跑卫生间 洗澡去了,把老师的洗浴露啥的胡抹一通,怕自己身上的味道跟老师闺房的氛围 差异过大。他还从老师书房里拿了课本,翻到生殖器官结构图,对照着老师看。 他说教师用书说明比学生的详细,老师自己还标注了阴核阴唇。他就掰着阴 户端详,他看到了老师阴道口的处女膜,说他头一次见,后来见到李二少就是一 通大骂,李二少一脸委屈,说自己玩小欣的时候也不是处了,他才消了气。他说 看见个薄薄的膜也不敢掏家伙了,不懂怕出事。只是拿手指往里面伸,抠一抠这 儿,戳一戳那儿,弄了一会觉得手指不那么自如了,有点挤压,阴户里充满了血 丝。 他另一只手掰着老师大腿根部,偶尔按压老师的小腹,时不时揉揉老师发硬 的下体。 还说手指抽离的时候,老师阴道猛地涌出一小股液体,然后他立马双手衬着 老师的美臀,脸贴近吸吮进嘴里。他说老师的水比学生妹的多,但也不似酒吧里的那么充盈。他说本以为老师身体里应该排出来的是琼露,但实际上也有点小腥 味,不过看到那么鲜嫩的肉瓣上泛着的汁水,他毫不犹豫地吃干抹净,觉得不过 瘾,又如是操作了一回。戚军不要脸地说当时没把老师怎么着,下体后来胀地只 能跪趴在老师身下,都没敢挺进去要了身子。他说躁动地用棍子在老师身上到处 乱打,后来干脆跪骑在老师下腰,屁股重心落在老师下盘,就用手把肉棒往老师 肚子上搓。唉,你听话听重点,我只是根据他讲的给你直接描述动作,那货当时 就这块费了半天话也只表达了个大概,要不是当时觉得香艳,谁都会觉得他啰嗦。 不过当时真觉得那厮会编故事,跟你叔有的一拼。不是你说的,你叔说小时 候讲的好多他都没经历过,还反复强调教育才是重点?行了行了,不要在意细节。 接着戚军说他最后射在老师小穴里了,哪有那么快,他只是喷到老师小穴里 了。

  他说和二少在酒吧玩那些女的时都是插完直接射里面,老师这儿只要不插进 去,给小穴混合点自己的精华怎么会有问题,他还用自己的食指把精液往老师身 体里掇,依然是不停地抠插,说自己当年确实又瘦又矮,但手细嫩,说不准是被 女孩们滋养的。他说老师的身子很紧致的,尤其是他的手被夹住的时候。他还用 嘴把溢出来的一部分精子又含在嘴里喂到老师嘴里,接着就把老师连扶带拽拉到 床头坐起身子。他说瞥见老师的一口白牙觉得兴奋,扶着老师的头撑开老师嘴探 舌头,不过因为老师没有反应无法配合,他只是舔到几下,还不小心顶了老师下 巴,差点把自己舌头报废了。然后他找台阶下似地说老师口腔也不是那么好玩, 只是长发垂胸犹半遮面、俏鼻红唇犹露皓齿的梦呓般模样,让并非初出茅庐的他 心神陶醉。 喔喔喔,你别这么看我,讲故事总要讲好点,况且我们也不似当年保守,虽 说这语言对秦老师也是极大的亵渎。

我也是为了自己慢慢回忆并构想出一个完美 的初恋,病态就病态吧,只当我是浮夸,似木头似石头的话,得到注意吗。就让这首浮夸来形容我现在的心情吧。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