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老师小说  »  男女活儿都接的私家教练
男女活儿都接的私家教练

男女活儿都接的私家教练



  第一个男人叫宋建平,今年三十八 岁,政府某高干。

  如果不是他老婆,我可能完全不会认识他。准确的说,那个女人不是他老婆,是他二奶。只是08年的时候我还不知道这事儿。

  张雅丽当时才三十出头,保养得挺好,穿着打扮还算朴素的。来上瑜伽课的时候,多看了我两眼,问我:“屈教练,你多大?”

  “我快二十五了。”我说。

  “你是周二晚上有课吗?

  ”嗯。我周二和周五晚上在这边。“

  ”我觉得你瑜伽教的挺好的。可是平时没什么时间过来。你有空来我家当私家教练吗?“她落落大方的问我,看来是个中老手。

  ”可以啊。“我笑着回答,”留个联系方式给我吧。到时候约我就成。“她低头在我的本子上写地址,保养得很好的脖子和胸露了一些出来,那需要砸大把的银子才能让她看起来还只是二十出头的身段。

  平时没时间?只怕天天在家里闲的发慌吧?

  没过两天,她就打电话来约我。

  我跟她定在了周四晚上。

  她家在望京那边一个小区里,房子挺大,我去的时候就她和她六岁的儿子在家。我没问她老公在哪里。如果她老公在家,就不会来找我”陪练“了。

  两个人先是正经的练习了瑜伽,我开始亲手指导她的姿势。手抓着手,她的胸紧贴着我的手臂,汗气粘过来,湿湿的。

  然后我们就做了。

  她叫的很爽,应该很满意。

  我很欣赏她那时候的样子,但是很遗憾我却没太多的快感。男人对我的刺激,远远要比女人大得多。这么认真对待她,主要是因为这是我的工作。

  人要敬业是不是?

  走的时候她说:”以后我老公不在我就找你。“”可以啊。“我点头。

  她后来找我的频繁次数,让我以为她老公不是去忙了,而是真的”不在“了。

  估计过了两个月左右,又是一个周四。

  我正在给张雅丽”按摩“,按得她激情四射,马上就要滚到床上的时候。

  她儿子在客厅高兴的大声叫:”爸爸!爸爸!妈妈,爸爸回来了!“接着听见关门的声音。

  我顿时吓出了一声冷汗。假如被捉奸在床,似乎就是第一次。张雅丽倒似乎不急,慢慢的把衣服穿起来,让我也穿好。

  ”抱歉,你今天先回去吧,我迟点再约你。“她一副对我的歉意,反而没怎么紧张她老公回家的事情。

  我心里顿时明白了点儿什么。

  跟着张雅丽出了客厅,就看见有个男人蹲在门口跟她儿子玩的开心。我心里还是一阵尴尬。扯扯外套,好像自己还裸体着一样。

  ”你怎么回来了?“张雅丽问。

  那个男人抬头,推了推金边的眼镜,斯文的笑了一下,眼神从我身上扫过,似乎早就知道我是干什么的。

  ”哦……“他缓缓开口,说话声音很慢,非常慢,又斯文又低沉,”我文件忘记拿了。明天开会要用。你给我拿一下。“张雅丽看看他,又看看我,然后说:”行,我去给你拿。“接着客厅就剩下我和他,还有小孩儿。

  ”那……先生,我先走了。“我咳嗽了一声,欲盖弥彰。

  ”我叫宋建平,先生贵姓?“宋建平语速很慢,却一下子打断了我的意图,让我只能回答。

  ”免贵,姓屈,屈晓易。我是张女士的私家教练。“”我听雅丽提过您。“他微笑道,好像一切事情他都已经知道。”天色不早了,我看外面开始下雪,迟点我送屈先生吧。“”这个不好,太不好意思了。“我说,”我自己回去就成了。“说着,我低头去穿鞋。

  张雅丽已经从卧室里拿了一个档案袋出来,递给宋建平。

  ”我送你。“刚打开大门,宋建平就在身后抓住我的手臂,完全不容抗议的说道。

  最终我跟宋建平一起出来。外面真的在下雪,还挺大。这小区要走到地铁还得一段时间,打车也打不到。

  最后只能去坐宋建平的车。

  下了停车场才发现宋建平的车是一辆奥迪,牌照没什么好数字,就是里面的字母挺奇怪的,ZY开头。

  我不记得D市发过这个字母的车牌。

  开门上车,宋建平在我身边坐下。

  ”副局。“前面开车的司机回头打招呼。

  他是配有司机的。

  ”嗯。先送屈先生去……“宋建平看我。

  我说了一个五环外的地方。

  车子很快就上路了。

  宋建平这个人气压很低,虽然看起来斯文,我坐在他旁边,倒感觉十分拘束。这一路他闭目养神,快到地方了,他才突然睁开眼睛问我:”屈先生教什么课程的?“”我主要教瑜伽,偶尔教下国标舞什么的。“我回答。

  ”嗯。现在健身房很流行啊。“他点头,”有名片吗?“车子停在我住的小区里面。

  ”有的。“我鬼使神差的掏了一张名片给他。

  ”下次有空我也报个名。“他笑道,”不过没空去健身房了。“他的表情在阴暗的光线里暧昧不明,我不好判断他的意思。

  ”好,宋先生,谢谢你。“我下车的时候说。

  ”不客气。“他从车子里探出头,推推眼镜笑道,”啊,对了。你想的没错,张雅丽确实是我的情妇。“他承认的很爽快,我却被戳穿了心思,无地自容。

  他见了我的样子,只是笑笑,督促司机离开了。

  2.第一个男人(2) …

  张雅丽再打电话给我,已经又过去了两个星期,快到08年二月的时候了。

  她约了我在那个周四去她家。

  我答应了。

  本来想问问她和宋建平之间的事情。想到宋建平说起张雅丽的态度,最后忍住了。

  他们两人的关系很荒谬。

  我和张雅丽的关系也很荒谬。

  宋建平对我提起这件事情简直是荒谬之极。

  可是明知道是这样,想到张雅丽每个月往我户头打上的那笔丰厚的”教练费“,我还是决定继续下去。

  那个周四挺冷,我穿了很多,下了地铁走到那个小区的时候,浑身几乎都冻僵了,张雅丽的楼下停了很多小车,没见到之前宋建平的奥迪。

  有一辆很漂亮的黑色花冠,牌号很普通,但是花冠价格不贵,我想买已经很久了。上楼之前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开门的人竟然是宋建平。

  我僵了。

  难道是捉奸的?

  ”屈老师,进来吧?“他彬彬有礼的打招呼,”老师“这两个字从他嘴巴里吐出来,就好像在说我就是个”衣冠禽兽“似的。

  ”张小姐她……“我没动,硬着嗓子问。

  ”她今天带小宝出去了。不在家。“他笑笑,又补充了一句:”一晚上都不在。“我看着他,他保持那个礼貌的笑。

  其中的含义不言而喻。

  ”既然她不在,我还是先回去吧。“我冷静了下来,”我再和张小姐约时间。“”她不在,不可以教教我吗?“宋建平提出了一个合理的很的提议,”正巧我今天有空。很好奇瑜伽是怎么锻炼身体的。屈老师你放心,会跟平时一样计算教练费的。“把自己的房子借出来,让自己的男人找另一个男人上床。究竟张雅丽是怎么想的?

  我忍不住想笑。

  宋建平应付起如此尴尬的场面游刃有余,脸上的表情就好像在跟你谈人生谈理想似的正义。脱了衣服,他是不是也能保持这副德行?

  我看着他松开的白衬衣领口还有卷起来的袖子。

  忽然很好奇。

  我挑了班得瑞的音乐放上。换了瑜伽服。

  宋建平还是那身西装革履的打扮。

  ”你这样一会儿不容易拉伸。“我尽职的提醒他。

  ”老师先示范,我先看着。“他笑着拒绝,”听说练习瑜伽的人,身体都会很柔软。“”我给张小姐平时都教的是一些保养身体的动作。基础性的动作难度不大……“我忽略了他那句意有所值的话。

  宋建平太过直接,这让他的礼貌变成了一种不张扬的危险。

  先做了几个舒展性的动作,拜日式,云雀式,以及鸽子式。

  宋建平一直在后面看着。

  我的神经稍微松懈,躺到地板上,平躺着,双臂交叉后放置头顶之上,深呼吸全身肌肉紧绷。这本是基础动作里的棍子式。

  只是在我重复第三次的时候,宋建平已经蹲着解开了我的扣子。

  我真该庆幸自己工作的特殊性,特地选了一件可以从前方解开扣子的瑜伽上衣。如果我今天穿了一件贴身的背心,该怎么让宋建平保持这样斯文败类的模样去脱我的衣服呢?

  ”屈老师,你的肌肉练得很紧,很美。“他眼睛在金边眼镜后面闪烁,右手好像把玩什么东西似的拖泥带水的在我胸前揉捏。

  等我做到下一个动作之前,浑身就只剩下一条紧身的短裤。

  ”如果工作太忙,肩膀手臂会有肌肉紧张导致劳损的情况出现。蜥蜴式可以缓解和放松这里。“做完棍子式后,趴在地上,将身体俯卧,双腿双手打开撑地,接着上半身触地,屁股翘起。深呼吸。

  这本是一个纯洁的动作。

  但是它和□的后背式是那么的吻合。

  我总是会在这个动作开始私家教练工作的”核心项目“。

  我的学生都会跟我配合的很好。宋建平也不例外。我刚伏□去,他就压了上来,把我压在了地板和他之间。

  一只手扯下了我的裤子,摸着我的屁股。

  另一只手伸到前面,在我的□上勾着打圈。

  ”屈老师,这个动作,你可得好好地教教我。“他温文尔雅的笑着进入了我。

  接下来的事情,倒不知道是谁在教谁。

  宋建平08年的时候才三十 五岁,还属于男人的黄金年龄,身体很强壮,每一次深入都让我很尽兴。

  他是个中老手了。

  对付我这样的毛头小子,真是游刃有余。

  几个周前,张雅丽在旁边的床上在我身下呻吟乱叫。

  几个周后,我被她男人压在同一间屋子的地板上浪荡的求饶。

  这个世界真他妈的扭曲。

  宋建平没有带安全套,在他射在我的里面之前,我把他推了出去。他脸上的笑顿时冷了。我知道他不高兴。

  客户不高兴就会跟领导投诉,领导就会让你卷铺盖滚蛋。

  所以我从来不会让客户不高兴。

  我用嘴帮他吸了出来,并且吞了下去。

  宋建平满意了,穿好衣服的时候拍拍我的脸:”我送屈老师回家吧。“我没拒绝,站起来穿衣服的时候,突然想起来宋建平自始至终都是那副和蔼可亲、温文而言的德行。

  ”操。“抓抓全部湿透的头发,我忍不住要骂娘。

  穿好衣服跟宋建平下楼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北方晚上冷,人少。

  我瞧着宋建平直接走到那辆花冠前开了车门坐进去。

  原来这是他的车。

  ”你的奥迪呢?“我在副驾驶位上坐下问他。

  ”那不是我的,是单位的。“宋建平说,”平时我都开这辆。那辆上班的时候司机会来接我。上次是着急,就直接开过来了。“”那怎么不买个贵的,奔驰啊宝马什么的。“我问,”你不是挺有钱吗?“他笑看我一眼,仿佛我是个土包子。

  ”车能开就行了,要那么好干什么?太惹人注意总不是好事儿。“他认真的看着前方的路况,淡淡的回答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