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月老同人续写】(01-03)【作者:?明非?】
【月老同人续写】(01-03)【作者:?明非?】
字数:889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一)

  按照我的理解,男女主是回不去了,而且原作中作者把女主刻画成了那样一个形象,我也不想看到男女主还能复合,这出悲剧的起因是男主自己作死,所以他该受到惩罚,但是男主毕竟错不至死,而且他已经被丧心病狂的原作者虐的够惨了,所以我就按我的的思路写了写,我是第一次写文,笔力有限,有些细节也记不太清楚了,各位老哥将就着看看吧

===========================================================================

              接昨晚的剧透

  我看着监控中小颖迷离又满足的眼神,关掉了监控,她又和父亲说了些什么已经不重要了,我整个人瘫软在座椅上,用力按着自己的太阳穴,很疲倦的想着,事情怎么就到了这个地步?我确认小颖是发现了家里的监控,可只是因为这个监控就导致小颖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吗?单纯一个监控又说明了什么呢?还是说小颖一直在为满足自己的欲望寻找借口,现在终于找到了这个借口……

  我已经不想再细想,小颖这次的主动偷情彻底击碎了我对未来生活的幻想,我原以为经历了这么多,特别是经历了生与死,我和小颖会从头来过,加倍珍惜对方,可现在看来,这个家是维系不下去了。

  我看了看办公桌上的镜子,镜子里的自己白头发又多了不少,胡子拉碴,眼窝深陷,气色很差,30多岁的人,简直像个年近50的中年大叔,这要是跟小颖上街,估计不会有几个人认为我们是夫妻,我有些自嘲的想到。

  去美国出差的时候我的气色之差连美方客户都看出来了,他硬拉着我去了一个当地著名的疗养院,那里的医生诊断后告诉我,我的身体机能由于长期操劳又得不到很好的休息所以退化的很严重,导致身体出现各种病症,必须得好好治疗和调理了,要不然很有可能会衍生大病,我没想到我的身体居然到了这种地步。
  我赶忙问需要治疗多久,医生回答考虑到我目前的身体状况,治疗周期可能需要9个月到1年,因为这个疗养院远在国外,治疗周期又这么长,当时我只是感谢了他的好意,打算回国后找中医调理调理,可现在,我只想离开这个地方,离开这个城市,越远越好,因此,我决定回家收拾一下就出国治疗。

  回想起这大半年,我简直和魔怔了一样,沉浸在只要小颖心还在我这,她干什么都行的谎言中自欺欺人,要不是今晚看了这出视频,我还会继续将自己麻醉在谎言中,性爱分离这对女人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

  到了现在,这出人伦闹剧已经无法收场了,这大半年,我活的简直像个笑话。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手机响了,我拿起一看,小颖打过来的,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电话,电话中的小颖语气平静自然,好像今天下午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是问我今晚要不要回家吃饭,我恩了一声,那边就挂了电话,我听着话筒里的忙音,想到,这应该真的是我和小颖最后的一顿晚饭了,吃完了我也该挑明了。

  回到家坐在餐桌上,小颖准备了很丰盛的一桌子菜,只是我实在没心思吃,味同嚼蜡,反倒是小颖,胃口不错,还不时跟我开些玩笑,女人难道真的是天生的演员吗?

  正当我考虑怎么和小颖开口时,小颖突然问我,「锦城,你的病也好了,爸年纪这么大了,自己在小岛上,万一出点事怎么办,不如把爸接回家吧?」尽管我已有心理准备,但听到这句话心里还是忍不住的苦涩,再看看小颖,她说这番话的时候很平静,神色也很自然,好像在说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这样也好,我就不和小颖明说了,给她留封信吧,毕竟夫妻一场,还是给彼此留点体面吧。
  我定了定神,看着小颖说:「你既然这么说,那就这么办吧,明天公司里还有点安排,你去把爸接回来吧。」她愣了楞,好像没预料到我会这么回答,但是她马上就回答说好,说完后还冲我笑了笑,可能是心理作用,那个笑容我觉得充满了挑衅的味道。

  夫妻一夜无话,第二天醒来,我跟小颖之间甚至都没有了什么交流,吃完饭,甚至都没收拾碗筷。小颖就穿上外套出门了,留我自己一人在家里苦笑,何必这么着急呢,我马上就不会妨碍你们了,我摇了摇头,开始整理自己的东西,为了避免小颖很快发现异常,我只收拾了自己最常穿的几身行头,然后开始拆家里的监控,一切忙完后,我看着被我拆下来的监控,不由得百感交集。

  当初我以为有了这个监控,我就是下棋人,小颖和父亲怎么做都是我说了算,事事都能在我的掌控中,可事实上,随着监控时间越来越久,我却成了棋局中的棋子,越陷越深,感情和性爱这种事,怎么可能单方面控制的住呢,自己还是想的太简单了。最后看了看这个家,我提着行李箱和垃圾袋,低着头,快步出了门。
  到了公司,我找到冷冰霜,向她提出辞职,她皱着眉头看着我说:「王锦城,公司对你怎么样你心里应该清楚。你已经是副总了,难道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做人不要太不知足。」我赶紧向她解释到,冷总,你真是误会我了,您对我的提拔我永生难忘,永怀感激,这次辞职不是我不知足,是因为我要去国外治病。听到我的话,冷冰霜的眉头舒展开来,但马上又紧皱了起来「什么病还需要专门去国外治,看病办个停职手续不就可以了吗,有必要辞职吗?」

  我解释到,这不前两天我去美国出差,美方客户觉得我气色不好,一定要带我去看医生,看了之后才知道我这是属于身体机能退化带来的并发症,如果继续拖下去后果不堪设想,目前国外对这方面的治疗走在前头,我想这一次去国外彻底根治,而且据那边的医生讲,我这身体需要治疗加调理,可能得需要一年左右的时间,我不能耽误公司,所以我才来向你辞职的。好,冷冰霜很痛快的答应了我,那你好好看病,病好了回公司继续干,我就不送你了。

  说罢,她低下头,准备继续工作。冷总,其实,其实我还有一个请求,我有些犹豫的向冷冰霜说到,哦?还有什么事,冷有好奇的看着我,「你能不能别跟小颖说我去哪了,她要是来问你你就跟她说你只是批准了我的辞职,但是并不知道我去了哪里,而且如果她来找你,你就让她打这个电话。」

  说完,我给了冷一张名片,「为什么瞒着她呢?律师事务所?这张名片是什么意思,你俩又闹什么矛盾了,你这么走了就不怕她再出事?冷严肃的冲我说到。」您就别问为什么了,算我求你了,而且我向你保证,小颖这次绝对不会出事,她会活的好好的,冷总,求你了。「

  冷冰霜看着我,叹了一口气,「算了,你们夫妻之间的事自己解决吧,我就不插手了,放心,我会替你瞒着的,你们好自为之。」我感激的冲冷冰霜点了点头,随后离开了公司,直奔律师事务所。

  在所里,我给小颖写了一封信,信中我写到家里现在很干净,我想她应该明白我的意思,我也不需要再解释什么了,还不如让小颖继续恨着我,我又写了些保重之类的祝福语,然后将它装进档案袋里交给了律师,档案袋里还有我昨晚写好的离婚协议书,房子车子孩子都归小颖,她的财产我分文不取。

  我的财产被我分成了六份,两份给了小颖,一份给岳父岳母,一份留给儿子,由小颖代为保管直到浩浩结婚,我拿走两份用于治病,协议书上我的名字已经签好,小颖是个聪明的女人,她不会不知道我们的婚姻其实已经名存实亡,我相信她会有犹豫,但她最终还是会在这上面签字的。

  在机场登机前,我又回望这座城市,想当年,我娶小颖的时候多么意气风发,可现在我却像条狗一样灰不溜秋的逃离这座城市,婚姻和家庭已经被我亲手葬送,只是希望我同时埋葬了那个已经病态的自己。

                (二)

  站在祖国的大地上,我心里感慨万千,这一年的治疗过程并没有想象中的轻松,除了身体康复时的阵痛,更难的是心理上的恢复,幸运的是,我还是坚持了下来。

  去美国治疗的第一个月,我每天晚上总是在做一个梦,梦里小颖穿上了婚纱,慢慢走在婚礼的红毯上,但站在红毯尽头的的是个面容被遮挡住的男人,我看不清,随着小颖的行走,我才逐渐看清了那个男人的面容,那是我的父亲,恩?
  这时我才有点反应过来,父亲为什么会站在那里,站在那里难道不应该是我吗,小颖和父亲手捧鲜花,小颖笑靥如花父亲也面带笑容,可我看的出来,那个笑容里充斥着欲望和贪婪,我想上去阻止,可是身体僵硬,不听使唤,我只听见司仪问到,曲颖,你愿意嫁给面前这个男人吗?

  不愿意,你快说不愿意啊,我在狂吼,可是似乎没有人听到,婚礼现场大家依然面带笑容,没有人注意到角落里声嘶力竭的我,我看见小颖似乎张开了嘴,可我听不见她说了些什么,紧接着,我就从床上惊醒过来,浑身冷汗。

  我知道这是因为我对小颖,对那个家还有不舍,这段让我不想再提的经历像个影子一样缠绕着我,但我又想起监控视频里小颖主动的勾引,以及她最后在监控里看我的眼神,我不禁又是一阵反胃,我本来以为我的承受能力很强,但其实男女之间的爱都是自私的。

  当真正看到小颖身心都出轨的时候,我根本接受不了,我还是太高估自己了,我很清楚,我这次来美国除了治疗身体,更重要的是摆脱这段感情,而且我也确实想摆脱这段感情,从新开始,如果做不到这点,我还不如再从悬崖上跳下来一了百了。

  痛定思痛,我不能再给自己留下什么退路,留下什么复合的希望。我干脆把在美国新办的手机卡也扔了,关掉了所有的通讯设施,把所有的社交账号能注销的注销,不能注销的通通把密码改的乱七八糟,自己也记不住,彻底断了跟外界的联系,接下来,在积极配合治疗的同时,我还开始健身,用大量的体力运动来让自己疲倦,不胡思乱想。

  同时,我借阅了些心理学方面的书籍,不断暗示自己,这段感情已经是过去式了,潘多拉的魔盒由你打开,但你已经受到了惩罚,何况她现在已经身心俱失,你又何必继续陷在其中呢,你把大部分的财产都留给了她,她现在衣食无忧,又有所谓的父亲去满足她的欲望,你又何必再去牵挂她,你现在不过30多岁,正是一个男人的黄金年龄,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走出来,重新开始人生。

  我不知道这算是正视感情问题还是在麻醉自己,但在身体和心理的双重作用下,我的睡眠确实有了很大的好转,最近半年都没有再做过类似的梦,偶尔想起曲颖,心里虽然依然有些酸楚,但却没有了想见她,联系她的冲动,既然已经决定分开,那又何必再打扰,我想,我应该是走出了这座围城。

  尽管冷冰霜让我回国后继续回公司报道,可我并不打算回到那个城市了,她的知遇之恩我铭记在心,只是可能无以为报了,这次回来我选择了南方的H市,完全不同的城市风格,完全陌生的人和环境正是我现在需要的,这样起码不会再让我触景生情,可以让我重新开始。

  我不是一个闲的住的人,凭我以前公司副总的工作资历,我很轻松的在一家上市公司谋得了一份自己满意的职位,尽管待遇和地位都不如以往,但是胜在自己喜爱,我一直认为一个男人的自豪感更多的是在事业上的成功,一个男人享受过商场上呼风唤雨的滋味后很难戒掉这种感觉,我当然也不例外,有这种进取心,再加上我本来就是一个对事业认真负责的人。

  我在这家新公司越做越顺手,但这次我吸取了教训,无论工作再忙,我都会按时吃三餐,每天一定抽出时间来健身,有时候不得已应酬晚了,换做以往我肯定会倒头就睡,可现在我一定要做几组运动,醒酒之后再休息,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过去惨痛的教训已经深刻的提醒了我,身体才是一切的本钱,就这样,工作虽然不轻松,但我的身体状况却是越来越好,甚至我还抽空报了个厨艺班来充实自己,我的生活似乎终于回到了正轨。

  最近公司要扩大规模,增加业务,鉴于我以前当副总时负责过类似的业务,进入公司以来的表现又十分优异,这个任务就破格落到了我头上,我知道,这既是公司高层对我的信任,也是公司对我的考验,这个任务完成好,以后我在公司的前途可以说是一片光明,而我也想检验一下自己,这次在没有冷冰霜的帮忙下,我自己是否有能力完成这么大的一个项目。

  因此我用前所未有的精力投身到这个任务中,任务完成的很顺利,不过任务能进行的这么顺利与合作公司的项目经理玉有直接的关系,说实话,时隔多年后我再见到玉时真的没把这个气质冷峻,指挥从容的霸道女总裁和大学里俏皮可爱,声音温柔的玉联系在一起,还是她一眼就把我认了出来,有了这层关系,我们配合的自然是很默契,在任务完成后,我单独把玉约了出来,既是为了表示感谢,也想叙叙旧。

  一进包厢,我就有些后悔,当时没细看,我订的这个包厢居然是个情侣包厢,因为玉当年在大学里跟我有段感情纠葛,我以为过了这么久,我再见到玉应该不会有什么尴尬的情绪,可一进到这个有些暧昧的包厢中,特别又是只有我们两个人时,我还是感觉很不自然。

  想跟玉解释,可又怕我这一解释反而越描越黑,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神情,玉先开了口,她一向都是这么是善解人意,「锦城,你不是在那家公司干的很出色吗,都升职到副总了,怎么一年没你消息你就跳槽到这里来了呢?」「你怎么知道我在那里当过副总?」我有些吃惊的问到。

  「这……这你就别管了,你先回答我的问题」玉的语气有些不平静,脸也有些发红,都是过来人了,我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我在心底不由长叹一声,没想到这些年她一直关注着我的消息,而我几乎没想起过她,我王锦城真是配不上这份牵挂,「我觉得这里的发展前景更好,我就辞职过来了」「那你就自己一个人过来了,不要老婆孩子了啊?」我喝了一口酒,淡淡的回答到:「我离婚了」
  「对不起,我不知道」「没事,都过去了,别老说我了,说说你吧,说实话,我第一眼真的没认出你来,你自己可能感觉不到,但你的气场可真是太强大了」听到我这番话,玉却没有什么高兴的表情,只是语气平淡的跟我说「我自己一个女人在外面打拼,不把自己包装的强势一点,恐怕早就让人吃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了」「你自己一个人?你先生呢?」

  「当时毕业后心情不好,就顺着家里的意思嫁给了相亲的对象,本想着就这么过一辈子,可没想到那个人渣婚前婚后简直就是两个人,好吃懒做不说,还在外面酗酒赌博,赌输了就喝的醉醺醺的回来打人,我几年前就跟他离婚了,这样也好,家里也不敢再催我去相亲了」

  听着这幽幽的语气,我的心不由得狠狠地颤了一下,有些不敢看她泛红的眼睛,她当时心情低落的原因我当然知道,当时我在学校里也是个风云人物,尽管家境贫寒,但大学毕竟还是不同于社会,远没有那么现实,所以追我的女生也有不少,玉就是其中最优秀的,玉不仅外形没的挑,性格又很好,我自然也很欣赏她,但我的心思全放在了小颖身上,对她几次的暗示也都是婉拒了,临毕业时,她又找到了,彻底表明了她的心意,我当时以为我俩之间的事不能再这么拖下去了,拒绝的越干脆,绝了她这番心思,反而对她越好,我便直截了当,很生硬的拒绝了她,直到今天我才知道我自己的一厢情愿原来伤她这么深。

  想到这里,我站起身来,拿起酒杯,向玉说:「实在对不起,当时少不经事,说话做事太一厢情愿,我先用这杯酒向你赔个不是」「赔罪,就只用这一杯酒啊,锦城,你的诚意可远远不够啊!」

  在有些昏暗的灯光下,她端着酒杯,眼波如水的看着我,但这次我抬起了头,正视了她的目光,想起那段被我葬送的婚姻,再看看眼前的佳人,我不由的想起一句话「多少红颜爱傻逼,多少傻逼不珍惜」我已经错过了一份感情,既然我已经打算从头来过,怎么能再让这份情深义重的感情从我手中划过,我定了定神,有些紧张的说「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用余下的岁月来赔罪」

  其实那晚玉没喝多少,我见识过她的酒量,那晚她喝的也就是她平常三分之一的量,但她很快就醉了,在我怀里不停地哭,好像要把这些年受过的委屈都宣泄出来,我心疼不已,抱着她,不停地在她耳边安慰到:「放心,以后有我。」
                (三)

  正如玉所说,她的强硬只是给外人看的,私底下我们相处的时候,她还是那个我熟悉的玉,温柔中带着些俏皮,这与小颖之前对我的强势和之后她有些病态的逆来顺受都不同,我感觉这样的相处才更像是情侣之间的相处,没有谁绝对的强势,在一起很温馨,很轻松,因此,我也更加珍惜这段来之不易的感情,日子一天天过去,我的感情和事业都步入了正轨,之前那段生活快要尘封在我的记忆里了。

  只是有些事你不去想并不代表它不存在,该来的还是会来的,这天,公司前台小张兴冲冲的敲开了我办公室的门,神神秘秘的对我说:「王经理,有个超级大美女找你哦」我笑了笑,只当这个小妮子在跟我开玩笑,小张见我不信,急到:「经理你别不信,你过来看看吗,她往那一站我们前台都堵了,都是在看她的。」
  我的好奇心也来了,会是谁来找我呢,跟着小张到了前台,我苦笑了一下,小张确实没有说假话,来的不仅是个美女,还是个我认识的大美女。「冷总,你怎么过来了」「王经理日理万机,我看是没什么功夫屈尊来找我,我只好亲自跑一趟了」

  冷有些嘲弄的看着我,我自知理亏,只能讪讪一笑,「这里说话不方便,我有些事要找你确认一下,我在××餐厅定了个包厢,中午12点见」说完,也不等我反应,冷冰霜就转身离去了,留下我自己在胡思乱想,冷冰霜这次的突然来访到底要给我说些什么呢,我如坐针毡的在办公室里等到了公司午休时间,马上起身赶往冷冰霜订好的包厢。

  「你辞职前是不是答应过我病好了就回公司,现在跑到H市是什么意思?」还没等我坐下,冷冰霜就面色不善的冲我说到,不过听到这话,我反而心里一松,原来她为这事而来,「冷总,我知道这事是我的不对,但我真的有自己的苦衷,你想怎么惩罚我我都认了,但请你千万体谅一下我」「苦衷,是小颖和你父亲的事吧?」这话在我耳边如同炸雷一般让我心跳都顿了顿,脑子里一片空白,不可能的,冷一定是在试探我,她怎么可能知道我家里发生了什么。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强作镇定的说「小颖和我父亲,他们就是再普通不过的公媳了,能有什么事啊」

  「是吗?」冷冰霜看我不回答,自顾自的说到:「其实小颖那次自杀住院的时候,我就觉得你父亲的行为很异常,你不在,他起码该代表男方多来医院看看小颖吧,但他来的次数屈指可数,偶尔来的几次也很不自然,既不照顾小颖,也不敢对视你的岳父岳母,我当时虽然觉得很奇怪,但也没细想,后来再回想起这个情况,我认为当时小颖和你父亲之间就发生了什么,你说对不对?」

  我不由得面色惨白,我自以为掩饰的很好,可有些事情根本逃不过有心人的眼。

  「后来你要辞职,却让我瞒着小颖,不告诉她你的去处,我心里就更奇怪了,治病又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事,用的着这么掩饰甚至于抛妻弃子的离开吗,你那段时间在我的考察期里,你的一举一动都有人向我汇报,平常在公司里你一直认真做事,下班后你不是给自己加班就是回家,简直无可挑剔,我判断肯定不是你这边的问题,而一个家庭出了什么情况才会让一个男人做出这样的举动呢?我思前想后,恐怕也只有女方出轨了,可据我所知,小颖在养病期间基本足不出户,这段时间进出你家门比较频繁的只有你父亲,尽管我的猜测有些惊世骇俗,但她唯一可能的出轨对象就是你的父亲了吧!」

  看我继续沉默,冷冰霜又说到:「我虽然这么猜测,可我总觉得小颖之前既然自杀过一次,按道理应该会更加珍惜你们的感情才对,这次怎么能又犯错误呢?所以我又去医院,尽管你让医生替你保密,可你应该也知道,那家医院基本相当于我开的,我还是拿到了小颖的病历,这才发现原来她得了性瘾,这样一切的情况就都说的通了,但我想不明白的是,你明知她得了性瘾还不找我请假在家多陪陪小颖,反而任由一个本来就跟她有过纠葛的男人,还是你父亲,随意进出你的家门,你到底怎么想的?」我犹豫了半天,还是回答到:「当时我看到小颖那么痛苦,我自己又帮不了她,我,我就去找了父亲」

  冷冰霜气极反笑:「戒除任何一种瘾症都不是一件轻松的工程,不痛苦反而怪了,性瘾用做爱缓解,亏你想的出来,这跟得了毒瘾用毒品治疗有什么区别,还有,你明知你老婆和你父亲之间关系有问题,当时你们为此闹得要死要活的,这次你还回去找你父亲!到最后反而自己先受不了了,做了缩头乌龟,调头去了国外,王锦城,我看你真是能作死啊!」

  我抱着脑袋,有些痛苦的回答道:「是,现在我也知道我当初做的有多荒唐,可是当初我就像失了智一样,鬼迷心窍。」

  「哼!你那个父亲我看也没安什么好心,你知不知道我手下的人在你父亲住的小岛上发现了一大堆补药和一些成人光盘,这把年纪了还不知廉耻,你拿他当父亲,他恐怕都不拿你当儿子看了,你叫他来给小颖治病,他安的恐怕是鸠占鹊巢的心思,不过你那个父亲已经因为肾衰竭和一些乱七八糟的男性疾病住院了,年轻时干农活重活对身体损耗本来就大,年纪大了还这么放纵,不知收敛,以后就靠肾透析活命了。」

  听了这话,我不知道是什么心情,我没想到父亲为了自己的欲望,竟不惜用大量虎狼之药来维持自己的性能力,反而让自己的身体先垮了。我心目中那个忠厚老实的父亲的形象终于彻底的死了。

  「那小颖,她,她现在怎么样了?」

  「小颖……」冷冰霜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说「你走后的第二个月她发现自己怀孕了,只是孩子恐怕不是你的,要不然她也不会去打掉了」。

  听到这话,我却没有了多少震惊,也许是麻木了,也许是我早有心理准备,父亲和小颖在我的放纵默认之下那么多次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做爱,有这种结果又有什么好惊奇的呢?我有又什么资格去怪别人。

  冷冰霜看我久久不说话,又开口道:「我这次来也不是劝你们和好的,虽然我没经历过婚姻,但我也知道出了这么多事,夫妻之间只怕是覆水难收了,但我想有件事你需要知道,小颖还没在你的离婚协议书上签字呢,没有你的资金,我帮她她又不肯接受,你那个父亲看病的开销又很大,再加上这次怀孕和流产给她打击其实非常大,她的身体根本就没从流产后恢复过来,症状不断,心理上的痛苦我想你也多少能体会出来,总之,她现在过得很苦,你想开始新生活我可以理解,但你要还是个男人,就回去把你们家这烂摊子收拾好了。」

  说完这番话,冷冰霜看着我等我的回答,我也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于情于理我都该回去一趟,于情,再怎么说,他们毕竟是我的父亲和我曾经的爱人,我们三个的事情到了这个份上,谁又能分得清谁对谁错呢,于理,我想和玉开始光明正大的新生活,也需要回去跟小颖把离婚手续给办了。

  于是我站起身来,朝冷冰霜鞠了一躬,说「冷总,谢谢你这次到来,要不是你来,只怕我又会当一次不负责任的缩头乌龟,事情由我而起,也应该由我来解决,今下午我就回公司请假!」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